当前位置:沧州泽邑机械设备销售有限公司科技9家互联网大厂裁员疑云:有些是三年前旧闻,但未必是坏事
9家互联网大厂裁员疑云:有些是三年前旧闻,但未必是坏事
2022-11-08

裁员的消息在互联网圈蔓延。

12月6日早上,在北京海淀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的清阳,刚到公司便被领导叫去办公室。门刚关上,领导便告诉她,由于公司架构调整,需要裁员,她所在的部门要从8人缩成3人。她发现除了被裁的,“剩下的就是领导及其亲信”。

紧接着,HR在下午找她谈话,通知她第二天办完所有手续。“从没觉得公司办事效率这么高”,34岁的清阳感觉脑袋嗡嗡作响,就在上周她还跻身公司优秀员工榜。

其实在年初,清阳就感觉公司在走下坡路,股价逐渐跌破发行价,并开始抓考勤制度,倍感不安的清阳也悄悄开始看机会,但没想到裁员来得这么快,“也许紧迫度不够,如今才这么被动”。

清阳是个要强的人,34岁未婚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在她的人生规划里,“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裁员,心理上没有这种准备”。这两天她也在反思自己,“是自己太笨,一段时间内只能做一件事,还是对自己不够狠,今天的自己是小时候不敢想的自己”,她甚至沮丧到用两个“无”形容自己——一无所有、一事无成。

更早之前,裁员其实已经开始在互联网大厂上演。

“从9月开始,部门被裁的人有20个以上,一半人都走了。”一位腾讯的员工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说,从今年7月份开始,部门领导就已经口头发出裁员预警,表示今年因为业绩不好会裁一波人,让大家都做好准备。

“裁员在陆陆续续进行,员工分批离开,直到10月告一段落。”该腾讯员工说,裁的主要是一些小业务部门。据他透露,正式裁员名单里,有的最后选择了转岗,有的则选择了拿赔偿走人。

同样是9月,字节跳动员工被张楠的OKR搞得人心惶惶。作为字节跳动中国区CEO,张楠在8月和9月的OKR中,明确写着要“去肥增瘦”,过去一年,字节跳动扩张太快,在全球有十几万员工,造成了大量人员冗余。

“一般裁年龄大的和在试用期内的,这两个最节省成本。”一位字节跳动负责垂类内容运营的员工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他今年刚毕业,还在试用期内。听到裁员消息后,他身边的一些同事已经开始主动找下家,“毕业还不满半年,试用期都还没过,被裁的话可能赔偿N+1”。

而另一位已经被字节跳动裁掉的员工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也是在张楠更新“去肥增瘦”的OKR之后,他们所在城市的团队被裁撤了。然而,这位员工不久前又去面试了58同城,到了谈薪酬阶段,HR却告诉他,“岗位已经关闭了,今年不再招人了”。

更大的裁员风暴来自12月。月初,爱奇艺被媒体报道称正在裁员,裁员比例在20%-40%之间,裁员补偿暂按N+1发放。爱奇艺官方尚未明确回复,只说“以官方信息为准”。

快手也正在此时进行新一轮裁员。据澎湃新闻报道,快手北上广深的商业化团队将在年底前完成转型,部分业务线被取消,而剩余业务线将在年底搬到杭州,“搬家和离职之间,二选一”。一位认证为快手员工的脉脉用户则表示,自己12月初收到了裁员通知,但并被告知“如果想拿N+1,那就留进档案,离职证明会被写上‘不能胜任工作’”。于是转而向网友求助,不知该如何选择。

一张社交网络疯传的裁员统计图将焦虑的情绪推到了顶点。图片里罗列了19家互联网知名企业的裁员情况,名单里包括爱奇艺、快手、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滴滴、苏宁、携程、瓜子车、水滴筹等。

有知情人士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透露,百度近期裁员一事属实,主要涉及电商部门。一位水滴筹内部人员也表示,公司最近裁员一事基本属实,主要涉及顾问团队及保险销售团队,“水滴最多员工达到11000人,现在人数在6000上下”。

但一位腾讯PCG基层员工向AI财经社否认了“腾讯PCG裁员30%”的传闻,表示至少自己所在团队尚未出现变动,PCG也尚未发出裁员通知。

而据《财经天下》周刊不完全统计,在这场流传甚广的19家互联网企业裁员名单中,除百度无人驾驶部门裁员、携程总部裁员30%没找到公开报道外,近期有裁员报道的只有腾讯PCG部门、字节跳动、水滴筹、爱奇艺、快手,剩下的裁员信息基本发生在2019年底或2018年底,并非最近之事。

大厂为什么裁员?

互联网大厂最新这波裁员潮,并非无迹可寻。

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,2021年11月,在快手和爱奇艺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上,两家公司的掌门人程一笑和龚宇,实际上都已经不约而同地给到了外界有关裁员的暗示。

快手CEO程一笑说,“快手对降本增效一直抱有很大的决心,并已从第三季度开始付诸行动。”爱奇艺董事长兼CEO龚宇则称,“对爱奇艺来说,当前重点是开源节流,主要是砍掉低效率的业务、项目,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。”

尽管二者语言表述并不完全一样,但不难看出,两家公司都提到要节约成本,提高效率。而降低成本最迅速和有效的手段,无疑是裁撤冗余的业务板块和低效率员工。

这一点从此次互联网大厂裁员涉及到的具体业务部门中可窥一斑。不管是这次处在裁员潮暴风眼的快手还是爱奇艺,又或是此前大规模裁员的字节跳动等企业,从裁员结果来看,涉及最多的要么是不赚钱甚至还在大量烧钱的非主营业务,要么是政策发生变化而不得不进行缩减的业务。

比如快手被曝将大幅裁员30%的消息中,被提及最多的还是国际业务和游戏业务。

尽管快手早在2017年初就在越南等地率先上线了国际版Kwai,先于抖音开启了国际化征程,但其国际化表现算不上特别理想。大规模的烧钱拉新,并没能给快手带来拓展市场所需的高效率,反而使其人力营销市场费用长期居高不下。

今年8月,据《晚点》报道,上半年烧了55亿元后,快手已经决定将原有的三个海外App合并成为一个App,并将运营重点从获取新用户转为留住老用户。11月的三季度电话会议上,程一笑更是坦言对海外策略进行了优化和调整,要“更聚焦于重点区域的发展,提升单一市场的效率”,而对一些低回报率的市场则大幅减少了投放。

游戏这个一度被视为互联网行业最赚钱的业务,则因版号缩紧,监管趋严等因素,使得快手、字节跳动这些后来者卡在了“半山腰”,成了这些公司一个需要大量烧钱,且短期内难以贡献营收的包袱。于是,2021年10月,字节跳动率先动刀,旗下游戏平台Ohayoo人员调整了数十人。

爱奇艺这波裁员波及范围更加广泛,根据目前曝出的消息,影业、IP、游戏、文学、电商等几乎所有部门均有涉及。

业内人士分析称,爱奇艺这次裁员之所以波及如此之广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“苹果树”战略的失利。

2016年爱奇艺世界·大会上,龚宇给爱奇艺画了一棵苹果树,这棵树上每一颗苹果都代表了爱奇艺的一个细分业务内容,影视、UGC、PGC、网络小说、直播、游戏等若干个苹果组成了爱奇艺这棵完整的苹果树。两年后,同样是爱奇艺世界·大会上,这棵“苹果树”,再次进化为了一个“苹果园”。围绕苹果树及升级以后的苹果园战略,爱奇艺希望能够从原创IP出发,进行多链路开发和精细化运营,打造具有生态系统的“独立公司”,并最终实现“一鱼多吃”。

为了打造爱奇艺的“苹果园”生态,2019年的爱奇艺世界·大会上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一口气揭幕了旗下21款产品矩阵,涵盖VR、短视频、文学、动漫、直播、体育、游戏等众多领域。

伴随着业务扩张,爱奇艺的员工规模也达到了峰值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爱奇艺的员工数量已经高达8889人,较三年前(2016年)的4794名员工数,涨了85.42%。

而与背靠阿里的优酷和发家于腾讯的腾讯视频不同,爱奇艺虽然也有BAT中的百度入股,但更多是“被放养”的状态。龚宇不止一次强调爱奇艺是一家独立发展的公司,后期的数据增长也是更多依赖于自身的内容体系,而非像优酷和腾讯视频一样,从大股东那儿获益良多。也正因为此,爱奇艺在很多成本项目上,甚至是带宽成本,都比腾讯视频和优酷要付出得多,也是一直以来最烧钱的一个。

事实上,“亏损”一直是爱奇艺身上绕不开的一个词,即使从2018年美国上市算起,总计亏损额也已经超过300亿。也因此,资本补血成为了常态,2018年至今,爱奇艺就曾三次发债融资近27.5亿美元。不过,随着中概股在美国市场碰壁,叠加疫情等的影响,发债补血这条路显然已经不好走,今年一整年,爱奇艺都没有公布过发债计划,但有消息称,它正在寻求港股二次上市。

在此背景下,爱奇艺的裁员,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,一定程度上也是爱奇艺主动调整、降本增效的结果。

裁员未必是坏事

字节跳动、腾讯、快手、爱奇艺、百度、滴滴……一众互联网大厂似乎在此轮裁员潮中无一幸免。

“感觉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集体哭穷,大家都在控制规模,不让自己增长太快,也不做无序扩张了。”一位互联网大厂员工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

事实上,今年以来,的确有很多风光的互联网企业都一改此前的高调作风,更多开始“塑造”不赚钱或者亏损的形象。

最明显的例子是,在最新公布的多份三季报中,各互联网大厂的业绩增长均出现了放缓趋势。

阿里实现营收2006.9亿元,同比增长29%,但若不考虑合并高鑫零售带来的影响,增速仅为16%;而其净利润在非公认会计准则下,则同比下降39%至285.24亿元。

京东营收2187亿元,同比增长25.5%,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,但净利润却由盈转亏,同比下滑了137.12%。即使按照非公认会计准则计算,其净利润也仅为50亿元,同比依然下降了11%。

至于百度,营收319亿元,同比增长13%,略低于上一季度20%的增速;净亏损166亿元,同比下滑221%;而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净利润为50.9亿元,同比也下滑了27%。

一个明显的趋势是,在反垄断大势下,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逐渐进入尾声。互联网公司财报的“集体失速”是其中一个体现,裁员又是另外一个鲜明表现。

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这波裁员也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件坏事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互联网大厂在年关前裁员的动作,实际上也暗示着过去那种以规模换增长的无序扩张时代的结束。

如信奉“大力出奇迹”和烧钱扩张策略下杀出一片天地的字节跳动和快手,就已经在今年下半年纷纷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宣布实行事业部制。

而据业内人士透露,事业部制,或者说BU制,一般适用于业务进入稳定期,从“创业”转向“守业”状态的企业。一家企业实行事业部制,本质上也意味着这家公司将告别疯狂开拓新业务,烧钱扩张的阶段,进入以主业维稳为主的新阶段。

在11月初字节那场覆盖全业务的组织架构调整中,就着重强调了抖音这个主业的地位,包括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、头条搜索、头条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被并入其中,成为“大抖音”。而快手在9月那波组织架构调整中,则在宣布设立电商事业部、商业化事业部、国际化事业部、游戏事业部四大事业部的同时,正式设立了主站产运线,对主站产品部、运营部、用户增长部、游戏生态、搜索等业务进行收拢。

事实上,各家互联网大厂最近在防止无序扩张上也多有表态。

11月的三季度电话会议中,快手和爱奇艺分别提及“降本增效”和“开源节流”两个关键词;字节跳动则在前不久的内部商业化全员大会中,坦言“过去半年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,内部正在进行组织和战略复盘,认为确实存在业务和组织臃肿问题,强调业务创新和提升管理,淡化短期目标,争取长期突破”。

除此之外,部分互联网大厂也在开始有意强调“投入”或者“助力”实体经济。腾讯2021年Q3财报显示,其研发开支达到了137.3亿元新高,而这些钱多被用在了云计算等基础建设领域。阿里最新一季的财报中,则在总收入项目中,强调了“由阿里云和菜鸟构成的企业数字化及服务板块收入已经在截至9月30日止的6个月同比增长32%,贡献了超过575亿元的收入,数字服务开始向实体经济领域延伸”这一点。

某种意义上来说,互联网企业们正在主动放缓脚步,以更加理性的视角,规划自己在新的大环境中的前进方向。

(清阳为化名)

撰文 / 《》周刊作者 周享玥 许歌 薛永玮

编辑 / 游勇 董雨晴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